新闻动态   News
联系方式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父亲的手我想再牵一次

2018-6-20 15:21:49      点击:

父亲的手我想再牵一次.

1


公元673年,大唐交趾县(今越南河内一带)。早在秦汉时期,交趾就是百越辖区的重要组成部分,同时也是帝国版图最南端的地区,由朝廷派出的新任县王福畴,经过4个月的长途跋涉,终于到任。王福畴是山西人,成年后主要在首都长安一带活动,从未到过长江以南,可是这次,他却不得不赶到4000里之外履职。


交趾的一切,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,陌生的语言、陌生的饮食、陌生的植物,就连人的长相都是陌生的。但最可怕的还是瘴气,这是一种北方人谈之色变的有毒气体,因森林里动植物大量腐烂而生成,又因高温而广泛传播,尽管已经做了精心准备,但王福畴还是大病一场。查来查去,不知道是什么病,都说王大人过于疲劳、水土不服,需要好好休息。


……


对这个京城来的干部,人们充满了好奇。《交趾县志》很清楚地写着,从来没有一个人,会从终南山那么遥远的地方调来交趾。这个平常经常微笑着的王县长,其实并不普通,他担任过大唐司功参军,虽然官位不高,只是正七品,县处级,但分管的工作很多,包括干部考核、祭祀礼乐、选举表疏、医筮丧葬,对了,还管学校。也就是说,他集多重角色于一身,既是组织部长、教委主任,还是礼宾司长;明眼人还会告诉你,王福畴所任职的雍州,东望长安,西扼秦陇,在地理位置上十分重要,是真正的京官,王福畴完全胜任这份工作,他酷爱读书,为人低调,没有不良嗜好,跟他那群星璀灿的家族相比,他甚至显得有些平庸了。


他的叔父,你一定听说过,那是写出过刷屏级作品《野望》、平常能喝五斤白酒的初唐著名诗人王绩。没听说过?那也没关系,因为他的儿子更有名,你肯定知道——王勃,就是那位写出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“秋水共长天一色,落霞与孤鹜齐飞”等千古名句的大诗人,而朝廷这次对王福畴同志罕见的贬谪,就跟王勃有关。 






2


贬谪,是皇帝们惩罚大臣的重要方法之一,到了唐代,更是被频繁使用。所谓贬谪,就是官吏被降职,并派到远离京城的地方。那些地方,虽然也是帝国的国土,但往往人烟稀少,经济欠佳,土匪出没,很难招商引资。总之,贬一个人,表达了皇帝的基本态度:有多远,滚多远,眼不见心不烦。


这对那些可怜的读书人而言,既是一场政治悲剧,也是对身心的巨大考验。因为,大多数读书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,往往经不过生活和内心的双重磨难。被贬之后的命运,绝对是凶多吉少。以古代缓慢落后的交通运输能力,有的人还没到任,就身染恶疾而亡,即便身体硬朗,也很难保证不遇到土匪。所以,不少遭贬的干部临行前,都要摆几桌酒,跟家人亲友喝几杯,有的还含泪写下遗书。著名诗人韩愈就更悲观了,他很严肃地嘱托后辈,一定要准备好给他收尸(好收吾骨瘴江边)。


有唐一代,确实有不少官员经此磨难而亡。知名的,有上官仪、李峤、苏味道(苏轼爷爷的爷爷的爷爷),还有宋之问、柳宗元、李德裕等等;不知名的,就更多了,像大诗人刘禹锡那样,被贬到湖北四川一带长达23年,刷新中国文人遭贬最长时间纪录,且仍能保持每天笑嘻嘻的干部,是极其极其罕见的。


……


官员们被贬的原因,也是千奇百怪,最常见的有三种:第一种,当事人与皇帝的政治主张不同,还特有骨气,不愿意说服自己保持一致;第二种是最常见的官场斗争以及被告黑状;最后一种,就是亲友犯事,遭到株连。


王福畴就是因为他的三儿子王勃犯事,而被株连的。
 
3


王勃是中国古代文坛最罕见的天才,几乎没有之一。俗话说,成名要趁早,但像他那么早的,目前还没发现。


5岁,当其他小朋友开始认字的时候,他已经开始写诗了;


9岁,读颜师古《汉书》,出版《指瑕》十卷,指出颜老师著作的错误之处;


10岁,当其他小朋友开始学着写诗的时候,很多地方已经发现他的“盗版诗”了;


11岁,对医学产生深厚兴趣,并拜著名医生曹元为师,在短短一年时间里成了一名了出色的医师(如果不钟情诗文,也许又是一个大医学家);


14岁,即唐高宗麟德元年(664年),他直接给宰相刘祥道写信,毛遂自荐;


16岁,当其他同学开始有志于学,想报效伟大祖国的时候,他已经通过制科考试,成了大唐最年轻的公务员(朝散郎,一个闲职)。


就是那次科举考试,让他获得了大唐人事部处长皇甫常伯的赏识,就连挑剔的《旧唐书》,对他也不吝赞美,“六岁解属文,构思无滞,词情英迈”,还有比这更牛更快的吗?答案是没有。


18岁,王勃认识了他一辈子最好的朋友老杜,当老杜到四川去工作的时候,他颇为不舍,才情勃发,写了一首送行诗,据说这是历史上最著名的送行诗了。


《送杜少府之任蜀州》


城阙辅三秦,风烟望五津。


与君离别意,同是宦游人。


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


无为在歧路,儿女共沾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