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动态   News
联系方式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真巧我们都没有走到最后

2018-5-25 11:58:08      点击:

真巧我们都没有走到最后.

/


恰巧两个陌生人能相逢相爱热烈相拥,恰巧环指相扣的时候心离得最远,恰巧最亲的人喜欢在毫无征兆时给你割几刀,撕心裂肺。世上总有许多恰巧,却是往往不能走到最后,路上风景总是变幻无常,恰巧我们都没有走到终点。


听艺臻小姐说起她深爱的男生要出国了的时候,我谈了五年恋情也走到了尽头。


艺臻小姐命里或许注定和我所在的小城纠缠不清,她深爱的那个男生也来自于那座小城,和我一所高中,这是后来在某个深夜艺臻小姐跟我提起的。


有一次艺臻小姐应约特地来到那儿和朋友一起聚聚,相聚总要喝酒,恰巧他也在。


“他骑车膝盖受了伤,一片血淋,恰巧我坐在他旁边,便拿棉签一点一点地给他的伤口上药。”


又是恰巧,恰巧两个陌生人能相逢相爱热烈相拥,恰巧环指相扣的时候心离得最远,恰巧最亲的人喜欢在毫无征兆时给你割几刀,撕心裂肺。世上总有许多恰巧,却是往往不能走到最后,路上风景总是变幻无常,恰巧我们都没有走到终点。






/


艺臻小姐说她第一眼看见他时并没有产生一见钟情的情愫。


我盯对话框半天,心想:鬼扯吧,还一见钟情。


电影里的狗血剧情我早已看腻。


他也只是个普通的男生,普通的身高,留着普通的短发,至多就帅气那么一点,要不然我和他一所高中,艺臻小姐给我看到他照片时,却连他的名字都记不起。


相识不久,艺臻小姐便莫名其妙和那个男生在一起了,还没前奏酝酿情感铺垫,就直接步入主题了。


其实我知道和一个初次见面后不久的俩人成了恋人,或许期间还夹杂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小故事,但她没有提起,我也没问。


那段时间我一直没再和艺臻小姐联系,她忙着和新男友打得火热我忙着和异地的女友吵架,谁也没空去打扰谁,结果我吵着吵着还没分手,她就和男友分道扬镳。


或许一切来得太快也注定了好景不长,艺臻小姐和那个男生只谈了为期几个月的恋爱,然后仓促结束。


艺臻小姐和那个男生各在不同的城市,说是异地吧其实也不远,两个小时的火车,艺臻小姐那段时间跑过去看过那个男生几次。


我沉默,问,为什么不是他来看你。她没说话。其实不用说我都能猜得到原因。


他们在一起时间太短,短到她只能够记住了他所有的优点。从始至终,他在艺臻小姐的心里都是一个可爱的人,阳光幽默,谈吐文雅,连说的情话都比其他人特别。


她甚至从未知晓他心里还住着另一个女孩。






/


她刚和那个男生分开的时候,整晚整晚失眠,夜里拿被子盖住头听歌,心如刀绞。孤独和想念总是喜欢在夜里侵袭,它们犹如狼群蛰伏在灌木丛里等待一个落单的猎物,然后发起致命一击,撕心裂肺。


我也失恋了,没跟人提起也没失眠。只是情绪波动稍大,整天翘课酗酒,把寝室瓶瓶罐罐玻璃门窗和卫生间的水管砸了稀巴烂,室友被吓坏了,从未见我发过这么大的脾气,也不知该如何安慰。


那段时间我心烦意乱,偶尔看看手机里艺臻小姐给发的信息,大多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答复才好。


无数个夜晚,艺臻小姐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,只能用指尖轻敲着手机屏幕给我发几句话语,她静静说,我静静听。


“他说他是喜欢我的,但他却深爱着另外一个姑娘,那个姑娘去了军队,他说他要等她。”艺臻小姐对着屏幕彼端的我言语。


“而可笑的是那个姑娘并不喜欢他。”






/


当爱一个人爱到深处,我们总是忘了喜欢和深爱的距离有多远。


那时艺臻小姐刚好在过二十岁的生日,她的生日正好赶上圣诞节,相隔千里的我只能给她说上几句祝福的话语,她众多的朋友给她开了一个生日派对,镜头里艺臻小姐对着镜头没心没肺地笑,面容里找不到一丝伤愁。


我看着照片心里不是滋味。


我和艺臻小姐其实都是一类人,从不敢跟身边的朋友承认自己内心的疼痛,谁也不愿在别人眼里留下一个很脆弱甚至不堪一击的印象,所以我们白天笑得没心没肺,故作一副欢喜姿态,而夜深人静的时候却一个人在被子里打哆嗦。


而后,艺臻小姐不只一次跟我提起,每次她醉酒后都会忍不住打电话给他,而那个人从来不会接她的电话,剩下的只有钻心的疼。


醉酒的人最害怕孤单,每个人都会领悟,总是忍不住想犯贱给某某人打电话,打完过后一个劲地骂自己贱骂自己没骨气,转眼却又一个劲地重拨着一个永远不会拨通的号码。


当天她经过那个男生所在的那座城市,她说她只是碰巧路过,我不知道如何回答,我当然不信,哪有人独身一人碰巧路过前男友所在的城市,还傻傻地呆上了一半天。


那座城市对她而言很陌生,陌生到只认识了一个人。


然而有时候不管一个地方多陌生只要认识某一个人就够了。


“那段日子我真的很开心,只要能见到他我就很开心。”她说,“我后不后悔呢,我没有后悔吧,至少我是喜欢他的,这就够了。”


她不后悔,至少她是喜欢他的。那个男生并不是她第一个喜欢的人,却是把她伤得最惨的人,遍体鳞伤。


只是伤都被她藏进了心里。


我一直催她快些再找个男友,“实在忘不了就再找一个呗,找个优秀到足够让你忘掉那人所有的好。”


“我现在只想好好活着,将来听父母的话找个对自己好的人嫁掉,哈哈。”


“哈哈哈哈。”我也只能笑。






/


后来那个男生要出国,想让艺臻小姐去送,而她最终也没去。


“他要出国了,叫我去送,我不送。”她云淡风轻地说。


想想其实我和艺臻小姐都是同病相怜的的人,她丢失了一个男生,而我丢失了一个姑娘,不同的是她的恋情只有几个月,而我的是五年,耗尽了我三分之一的青春。


前几天艺臻小姐突然想出去走走散散心,路过成都,一路西行去了康定去了稻城去了色达,背后是温暖的草原成群的牛马一排排彩色的房子。她欢笑奔跑骑马,照片都调成暖色调,把心里的疤痕藏匿起来,了无痕迹。


而我们习惯了认为当一个人把另一个人藏得不露痕迹的时候,便就是放下了。


过客就是过客,不是你丢下了我,而是因为你没资格陪我到最后,我淡然是我懂得了去爱自己,岁月无常,人生该是一次修行,遇上对的人了就是修行到了。


夜深了,歌里的男人故作伤沉地唱:“我们生来就是孤独,我们生来就是孤单。”


夜深了,床头的烟盒已经空了,我想我也该睡了,你呢,艺臻小姐。